突发!阿里大裁员

栏目:大头条 发布时间:2022-05-23 来源:AI财经社 责编:观察酱

最近,阿里巴巴员工李帆很不安,手机里时不时弹窗出的裁员新闻,加深了她的焦虑,她害怕下一个会轮到自己。


每天,李帆都会去职场社交软件脉脉上看一眼,了解最新动态,还加入了一个名为“阿里毕业实况群”的微信群,里面陆陆续续进了200多人,有一些人在群里诉说自己的裁员经历,“4月18日左右被约谈的,拿了N+1的赔偿,今天是最后一天。”“坐标淘系,拿了N+3的赔偿。”还没有被裁的在群里打出了羡慕的语句,“我也想要N+3。”


  阿里杭州西溪园区

阿里巴巴本轮裁员消息,是4月底开始发酵的,5月11日随着一张截图的流出,阿里裁员的消息开始引起外界关注。这张截图想要表达的意思是:阿里杭州西溪A、B区的访客会议室5月16日和5月17日全被集团订光了,将用于大规模裁员的面谈沟通。

与此传言氛围相应的是,身处风暴中心的阿里员工们,成了脉脉里的常客,使得5月以来阿里一直在脉脉热搜里霸榜,5月19日依然靠着1052万的热度位居第一,多位认证为阿里员工的人在这里吐槽自己的被裁经历。

一位淘系员工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他们不敢公开说,只能在脉脉上或者私下交流裁员相关问题,原因是大家被谈的时候都被警告了。一位司龄5年的淘特员工透露,自己身边有好几个技术同学陆续被约谈,都是挨个谈话。“突然一个人就没了,一问原来是被裁掉了,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”

阿里究竟裁了多少人?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向阿里巴巴方面求证,但截至发稿没有得到回复,阿里官方至今也没有对此进行回应,因此具体的裁员数量外界无从得知。


阿里裁员,传闻落地

《财经天下》周刊从多个阿里员工处了解,本次阿里裁员涉及多个事业群,包括钉钉、CTO线、阿里云、淘特、淘系等BU陆续都在裁员。其中,钉钉的裁员大概在10%-30%左右。有的部门裁的是高P,有的部门砍低P,CTO线则早已“排好名单”。

一位5月19日刚被裁员的钉钉教育员工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透露,官方口径是N+1,“如果马上走给N+2。”此次裁员受波及面较大,“有的是整个部门都被优化,十几个人都走”,而且,阿里已经提前锁定了HC,这也就意味着员工无法内部活水到其他岗位。

事实上,阿里裁员的消息,此前已经传过一轮,今年3月还因此上过热搜。

当时,36氪报道称,从去年底至3月,阿里部分事业群在持续进行人员缩减。一些事业部于3月中旬接到了集团的通知,裁员将按比例执行。那时,动刀最大的是包括饿了么、口碑、飞猪在内的本地生活板块,盒马、淘菜菜也有一定比例的人员优化。高德也在年前年后进行了部分人员优化。但阿里云、淘系电商尚未波及。

那一轮最夸张的裁员传言是,阿里将裁员30%。后经媒体向阿里核实,得到反馈是数据太过夸张,阿里不可能一下子裁掉近8万人。这一轮在脉脉上,阿里依然被传裁员20%到30%,个别部门甚至被传裁员40%。

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向阿里方面核实,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。一个阿里员工认为,这个数据不准确,太夸张了,一下子裁掉几万人那得多轰动。上述刚亲历裁员的钉钉员工说,各个业务线比例都不确定,但“有的组80%的人都没了。”

虽然无从得知阿里的具体裁员比例,但阿里的裁员却被言之凿凿。多位阿里员工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透露,裁员名单已经确定,陆续在谈“大礼包”。一位淘系员工透露,5月16日自己被约谈,立马就走能拿到N+3。

每年4月是阿里新财年的开始,所有员工都要接受对上一年的考核,而和往年绩效优化不同的是,即使是绩效较高、职位高的高P,今年也不一定安全。

“优化了一个P9,四五个P8,有去年刚升上来的P8今年就被优化了。”一位阿里巴巴内贸事业部(CBU)员工透露,本部门从三月就开始优化,比例在20%左右,主要是年终绩效考核为3.25和3.5的。

据了解,阿里巴巴的年终绩效考核分几个档次,最好的是拿3.75分-5分的员工,大概占比能到30%;绝大多数拿的是3.5分-3.75分,占比约有60%;最差的是3分-3.25分的,约占10%。如果年终绩效考核被评为最差的一档,会被取消年终奖和晋升机会,绩效连续两年不合格就会被辞退。

阿里云P7肖景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回忆,此前阿里招人难,一般连3.25都不会劝退,反而劝留。“绩效差,就意味着没有涨薪、年终奖和股票,那大家自己就走了。”

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在采访中获悉,阿里巴巴对于各个事业部没有给出统一的裁员比例,由各BU(事业部)根据预算自己制定裁员策略,而与往年相比,今年的绩效评定尤其严格,往年只有最低档危险,今年连3.5也不安全。

多位阿里员工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透露,即使今年绩效被打到3.5,也有可能被裁。一位员工透露,自己在淘系做前端研发,拿到了3.5的绩效,刚满两年还是被裁了。

“3.75也有被裁的。”一位阿里员工在脉脉上写道,他见过最惨的是整个组被裁的,里面还有两个3.75。一位职级为P7的员工称,自己已于4月初被裁,裁员并不是按照绩效考核高低来定的,小领导提名单,大领导拍板,比例在20%左右。


  图源:阿里巴巴官网

员工和外界一样,无从得知阿里巴巴确切的裁员情况和标准,大家都只能根据零散的信息来拼凑“真相”。但能确切感知到的是,身边的同事在慢慢变少。一位淘系员工透露,他熟悉的好几位同事这轮都走了,但对方也不知道具体比例。

而早在4月中下旬,淘菜菜已谈过一波,只能拿N+1,给了一定缓冲期,也是5月离职。一位被裁的淘菜菜员工透露,“HR说我们没有N+3政策。”

据知情人士透露,“和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,阿里裁员的风格是‘小刀小刀动’,没等员工反应过来,一波就结束了。”上述人士总结称,阿里是滚动式裁员,不会“集中毕业”,但也不是裁一波就安全了,而是常态化了。

“跟什么营收利润都没关系,就是政策影响下,互联网企业未来可跑马圈地的预期小了,之前把一些优秀的人招过来养着,现在业务范畴缩减,人员自然冗余了。”上述被裁的钉钉教育员工分析。“另外,这个时间点裁员,大家都能理解。”


一些校招生被劝退

不光阿里在裁员,网信中国数据显示,自去年7月至今年3月,包括腾讯、阿里巴巴、美团、字节跳动、拼多多等在内的12家互联网巨头共离职了21.68万人。一些公司还发明了新词,将裁员美名其曰“毕业”。

对于阿里来说,在裁员风波中,一些“反常”事件也正在发生。比如,一向极少被毁三方、试用期不过的校招生们被主管暗示HC会缩紧、今年试用期很严格、趁早出去看看机会为好。

“Leader直接就说,阿里不会主动毁三方,但你来,试用期也不会给过。”一位淘特2022届校招生韩立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透露,自己在实习三个月后被劝退。

韩立毕业于一所知名211院校,除阿里外,去年秋招拿了四家头部大厂的Offer,不乏有SSP(Super Specia,比普通Offer高两级),但他权衡利弊后于2月提前入职阿里实习。韩立说,目前淘特线至少还有4位校招生遇到同样的情况,包括产品、运营和技术岗位。

“很可能是人力没HC了,用这种方式卡人。阿里面试一个人很不容易,能留一般都留。”一位入职三年的阿里P7员工透露,阿里一向招人难,此前已经签了三方的Offer很少出现毁约、劝退情况,“尤其是淘特这种去年整体绩效打的很好的团队。”

  图源/@淘特官博

淘特是阿里巴巴旗下专门推出应对拼多多冲击的APP,上线于2020年3月,一开始叫淘宝特价版,后来于2021年5月更名为淘特。在今年2月的财报会上,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张勇表示,过去一年,对于帮中国零售市场获客的淘特,阿里进行了大量投入,目前已经初具规模,截至去年12月的季度末,淘特单季净增活跃用户3900万,年度活跃消费者达2.8亿,支付订单同比增长超100%。

张勇强调,未来阿里巴巴会更注重淘特的增长质量,通过努力显著优化效率,接下来几个季度逐步收窄亏损金额的规模。

经过几个月,淘特策略的转变最终落地到执行层面。韩立回忆,约谈时,对方在开场白中提到,阿里可能要开启新一轮裁员,HC会缩得更紧,“那我们肯定要留最符合阿里价值观的。”

另一位于4月底离职的校招生易颖也反映,自己在预答辩前一天被主管“暗示”,阿里对人才要求严格,劝她多去看看外面的机会。“这都不是答辩完劝退,连我的PPT都还没看。”

易颖秋招时,拿了六七家互联网公司的Offer,最终她和韩立一样,看准了业务潜力大的淘特,于2月开始实习,工作以来也在岗位上有一定产出。但因为组织架构调整,易颖在实习期被调到另一个组,这也成为leader劝退她的一个理由:能力模型和岗位不匹配。

无法接受这样说法的易颖,又拉上P10、HRBP一起正式答辩,但最终给的反馈还是“不予通过”。组织架构调整后,易颖所在的组和隔壁组处于一种微妙的竞争关系,“我们需要干他们的活,但又需要他们配合。”她怀疑,僧多粥少、降本增效的情况下,自己成为了优化成本最小的牺牲者。

“HR说,走仲裁对我很不利,时间也长,背调难看,就算了吧。”几次谈判下来,易颖身心俱疲,最终决定主动离职,没有拿到任何赔偿。

离职后,易颖无意间得知,和自己同批入职的一位英硕学历的员工马思也遇到了相似的情况。谈判时,HRG告诉她,如果要赔偿,不自己离职的话,离职证明会被写成“辞退”。

“我们觉得就是找人做事,然后赶在试用期结束前无痛裁掉。”马思说,自己的产出占运营小组80%以上,在转正答辩前,被通知“因架构调整要多考察一个月”,却依旧在转正前要求自己主动毁约。

“去年秋招的时候还觉得蛮厉害的,互联网虽说遇到点困难,但仍然比其他行业要好很多。现在认清了,对新人来讲,危险性还是大。”目前易颖已经不打算再进互联网企业了,开始看国企等机会。


单季员工新增降至三位数

张勇在阿里日上说,阿里巴巴的发展必须要有年轻人,要不断依靠新鲜血液的加入,来推动公司往前走。

但现在的情况是,阿里巴巴在进人上更谨慎了。

作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,据阿里首席人才官童文红在阿里日上介绍,目前阿里巴巴在全球27个国家共拥有25万名员工,这些员工大多数在中国170个城市的800多个办公地点办公。其中,占据人数最多的电商业务拥有7万名员工,本地生活有2万名,科技和物流有1万名,还有十几万人是2020年合并高鑫零售带来的。

抛开并购高鑫零售带来的人员陡增,过去阿里巴巴的人员一直跟随着业务的发展稳步前进,2019年财年阿里巴巴的全职员工数是10万多人,到2020财年增加了1.56万名员工至11.76万人,2021年因合并高鑫零售和业务的内生增长,阿里员工数翻了一倍,突破25万人大关,至25.14万人。

然而,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,阿里巴巴的总员工增速在明显放缓。2021年第二季度、第三季度阿里巴巴单季新增人数分别为3240人、3876人,而第四季度新增人数则锐减至738人。按照现在的趋势看,今年一季度阿里巴巴的整体人员规模大概率是微增或者下滑状态。

此外,之前花钱颇为慷慨大方的阿里巴巴,也在勒紧裤腰带,打算过苦日子。

“我之前觉得(预算)不可能减啊,不和竞品打仗了吗?”吴雨负责做淘宝直播业务。如今能明显感觉到,部门内有一些支出预算在减少。

就连去年部门绩效极佳的淘特,也手头变紧。一位淘特的产品经理透露,相比于去年“砸钱换增长”,如今在规划产品方案时,说服财务是“很难的过程”。

一位在淘特做货品策略的运营说,自己负责一个淘特今年的战略重点项目,但合作方迟迟不给批钱,“总说没钱。”

另一位阿里外包公司的员工也隐约感知到,“来自阿里的投放变少了”。此前,行业运营和公关手上各有一笔投放费用,“现在运营手上没钱,统一都让公关来投广告。”

确实,阿里巴巴去年在市场营销的投入已经开始有意在放缓。财报显示,阿里巴巴去年的销售和市场费用增速在逐季放缓,一季度至四季度分别花费251亿元、270亿元、289亿元和367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105%、98%、66%和45%。


腹背受敌的阿里

阿里各业务线的调整和收缩也是预料之中的事。

今年2月底,阿里发布的2022财年第三季度财报(下称2021年Q4财报),被业内人士称为是阿里“史上最差”财报。财报显示,阿里核心业务增速持续放缓,利润降低,尤其是核心电商首次负增长。

即使在传统电商旺季,有“双11”这样的购物节加持,阿里核心业务淘系电商的客户管理(广告及佣金)收入,同比还是负增长1%——这是淘宝2003年成立以来首次负增长,即便是疫情爆发的2020年Q1,该业务也是微增1%。

营收部分,仅同比增长 22%,成为阿里巴巴自上市以来的最慢营收增速,同时也是全财年中营收最少的财季。阿里季度营收增长一路下滑,从2018年的60%左右,下降到2020年的30%左右,再到2021Q4,下降到10%。


  图源:阿里巴巴官微

相关数据还显示,以淘宝和天猫(旗下非直营项目)为根基的中国零售商业收入同比增长仅为7%,而淘宝和天猫GMV增速也连续第二个季度未达到10%。核心淘系电商收入的增速低于营收增速,这一情况可能还会持续。阿里CFO徐宏在财报会上展望1月GMV预期时,用了“韧性”一词。

2022年年初,阿里中国数字商业板块正式成立,戴珊代表阿里集团分管大淘宝(淘宝、 天猫、阿里妈妈)、B2C 零售、淘菜菜、淘特和 1688 等业务。从业务调整看,戴珊管理权限进一步放大,阿里国内零售商业的B端、C端打通,社区电商和下沉市场被提到了更高的战略地位上。

下沉市场一度给阿里带来了新增量。2021财年,大约70%的新增年度活跃消费者来自下沉市场,靠着出海和下沉两驾马车,阿里过去一年年度活跃消费者实现累计超1亿的净增长。张勇在电话会议中说,阿里已经基本覆盖中国绝大部分有消费能力的用户,未来的重点已经从用户的增长,转变为用户的留存和ARPU值的增长。

确实,眼下阿里想要获得新用户变得越来越难。被寄予厚望、承担获取新用户功能的淘特,在最新财报中增速也已有所下滑,单季新增年度活跃消费者从5000万降至3900万。并且,淘特对阿里营收、利润的贡献其实相当有限。

“相比城市用户,下沉增量用户的购买力较弱,主要参与的是淘特拼团、拼购业务,客单价都不高,只是数字好看,实际能贡献的GMV和利润可能并不理想。”电商分析师李成东曾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。

一位淘特员工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忧,认为淘特没有太多创新业务,“从UI(设计界面)到活动策略,很多东西都是直接抄的。”淘特的客单价低,下一步要么做复购,要么靠提价,这两种情况都难。

阿里的下沉战略仍在推进,但更多是防守,无论是淘特还是淘菜菜,都很难撑起更大的想象空间。即使淘菜菜终跻身行业前三,但市场对淘菜菜的担忧在于其战略定位和投资价值,社区团购本身不是好生意,无论对拼多多还是阿里而言,都是增加 ARPU 的防守型业务。

上述接近淘特P10的员工透露,对方坦承自己压力很大,就连一向以增长著称的拼多多都要见顶了,淘特的增长情况也很难。

眼下,互联网企业再也难以复现当年野蛮生长的奇迹,这就得要求阿里,需要用更高质量的增长,为后续转型赢得时间。在资本市场上,过去一年阿里的市值出现了暴跌,5月19日收盘只剩2300多亿美元,万亿美元的雄心壮志落空,中美互联网巨头的差距也越拉越大。
 
当然,困境并不是阿里巴巴一家所面临的问题,东方财富不久前对上市公司财报统计发现,A股有近1700家企业去年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裁员,总数量超90万人。

对于企业而言,面对当前市场的诸多不确定性,活下去才是第一要务。


上一篇: 拼多多,又憋了一个大招

下一篇: 胖东来为何一枝独秀?

精选热文
如新发布2021社会影响力和可持续发展报告
2022-07-05
无限极在《中国医药报》再次发表建言文章
2022-07-05
安惠公司召开财年第三季度总结工作会议
2022-07-05
新思路新工具新方法 九极大力推行体验营销
2022-07-05
康婷集团党支部开展康婷大讲堂禁毒讲座活动
2022-07-05
氢科技 喝好水 大健康——专访卫康生物集团副董事长王正
2022-07-05
新时代2022体质养生专项人才培训太原场举办
2022-07-04
永远跟党走 卫康生物参加庆七一爱心捐赠活动
2022-07-04
相关分类
  • 新速递
  • 媒体报
  • 实战邦
  • 监督哨
  • 公益行
  • 权威测